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 電話:0818-2250711

首頁 新聞頻道 聚焦四川

川渝兩地代表委員熱議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成渝“東西對進” 中間區域如何崛起

自黨中央部署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以來,川渝兩地動作頻頻。

這段時間,“成都東進”和“重慶西擴”接連傳來重磅消息。5月6日,成都東部新區掛牌成立;短短3天后,重慶明確將渝西地區12個區擴展為主城新區。

人們更多關注這些消息對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的全局性意義。在全國兩會上,不少川渝兩地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進一步點出這背后蘊藏的一場巨大變革——成渝“東西對進”,將進一步重塑兩地中間區域的產業經濟地理。

一度被稱為“中部塌陷”的中間區域,能否借此實現崛起?又該如何抓住機會?本報聯合重慶日報邀請兩地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及相關專家,就此展開討論。

“塌陷”到“崛起”

成渝相向而行“就像地質學中的造山作用”,會把中間塌陷地區“抬起來”

談到成渝“東西對進”對中間區域的影響,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資陽市副市長劉廷安用了一個詞——“(機會)千載難逢”。有意思的是,這恰好也是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市九龍坡區委書記周勇的觀點,一字不差。

評價如此之高,和中間區域的歷史與現狀密切相關。

長期以來,成渝兩地經濟發展呈“啞鈴形結構”——兩頭粗、中間細。和成都、重慶相比,中間區域各項經濟指標差距較大。“成渝中間9個區縣的人均GDP,只有成都或重慶主城區的大約四分之一。”劉廷安說,中間區域因此常被稱作“中部塌陷”。

為什么會“塌陷”?多位受訪代表和委員提到,過去成渝自身發展布局和走向的相對不協調是一個重要原因。兩地核心城市背向發展,導致兩者之間的次級城市發育不足。

理解了這一點,就更容易看清成渝“東西對進”的意義。成渝兩地從“背向”轉為“相向”,“就像地質學中的造山作用一樣,兩大板塊相向而行,會把中間塌陷地區‘抬起來’。”長期關注該話題的西南財經大學中國西部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賈晉表示,成渝“東西對進”縮短了兩地空間距離,必然加強對中間區域的輻射帶動能力。

全國政協委員、四川省文史研究館館長何天谷進一步提出,成渝“東西對進”會使生產要素加速向中間區域集聚。而隨著核心城市產業結構升級,部分產業自然向周邊溢出,從而對中間區域產生“外溢效應”。成渝產業發展,也會加大對中間區域的配套需求,這一切都將有力推動“中部塌陷”向“中部崛起”轉變。

“被動”變“主動”

主動做強自身競爭力同時,兩地可共同申請在中間區域布局高能級開發開放平臺

這是否意味著,中間區域可以“坐等”成渝輻射帶動?

多位受訪代表和委員特別提出,被動等待只會錯失這一輪機遇。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內江市副市長陳朗等多位代表認為,只有主動出擊,才能把區位優勢變為發展優勢。“要避免只看到重大利好而忘了自己該做些什么,這樣才抓得住機會。”賈晉認為,要把利好轉化為自身高質量發展動力,首先需要提升自我競爭力。

這種“競爭力”首先表現為綜合環境的持續改善,包括營商環境、體制機制、宜居程度等等內容。“如果營商環境不好,從‘兩核’遷來的企業遲早也要搬走。”陳朗表示,內江為此正推動基礎設施建設、優化政務環境等“一攬子”政策落地。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市榮昌區委書記曹清堯則表示,當地將著重補足基礎設施短板,做優產業發展強項,提升城市建設品質。

這種“競爭力”也體現為對產業定位的精準把握。中間區域相關區市縣應圍繞成渝主導產業,做強做好配套產業。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成渝兩地間的多個區市縣,都把重點產業聚焦在新材料、新裝備、新能源等領域——這和成渝兩地主導產業完全契合。各地配套或有重疊,對此,多位受訪代表建議可探索制定中部區域產業統籌協同發展規劃,鼓勵各區市縣圍繞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總體布局堅持錯位發展和產業鏈接續發展。

劉廷安建議川渝共同向國家相關部門申請,把中間區域作為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的特殊區域,給予特殊政策支持。“單靠成渝兩地輻射帶動中間區域,壓力很大。”他建議能否在中間區域布局高能級開發開放平臺、建設川渝一體化發展示范區等,推動在成渝間形成“雙核帶動+中間開花”的多點拉動態勢。

“有為”與“不為”

讓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政府的當務之急是推動經濟區與行政區適度分離

所有受訪代表委員都提到,彌補中間區域的“塌陷”,應給予市場足夠的時間和耐心。“政府就做好政府該做的事情,其他方面應該交還給市場。”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社會科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名譽院長楊先農認為,要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

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政府做什么?綜合代表委員和專家觀點,政府應堅持“有為”與“不為”并重。

“搶抓成渝‘東西對進’機遇,中間區域的各區市縣都很積極。但要防止在不該積極的地方‘積極’。”賈晉認為,對于雙方缺乏內生動力的合作協議等,能免則免,不要以行政手段強行推進。

至于“有為”,代表委員和專家都提到“探索打破行政區劃壁壘,推動經濟區與行政區適度分離”這一當務之急。

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員盛毅表示,長期以來各地均按照行政區域進行生產資料布局。而成渝經濟區實際上打破了行政“樊籬”,探索按照生產要素流動規律來進行生產布局,這必然對現有行政區劃和行政管理權限提出新課題。“當前政府部門的一個重點,是在有條件地區開展統一政策、統一公共服務、統一道路建設等探索。”

重慶市榮昌區已然和四川兄弟市開始了探索。曹清堯提到,已在同瀘州、內江共建成渝一體化發展示范區,與永川和瀘州、內江建設“榮永瀘內”國家高新區產業聯盟等,共同推動實現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產業發展鏈條互補、社會事業共建共享、產業協作抱團發展。此外,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市交通局黨委書記、局長許仁安亦表示,將推行成渝公共交通一卡通,推進高鐵月票制。

責任編輯:張致鋮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十堰联通合作厅能赚钱吗 投资理财平台哪个好 东京快乐8开奖数据 河南快3遗漏号码 澳洲幸运10有没有技巧 泳坛夺金走势图 腾讯炒股大赛 甘肃省11选5开奖查询 世界主要股票指数 股票行情香雪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大星网